当前位置:

「媒库文选」进化并不像你以为的那样进行

2019-10-20 15:35:09
[摘要] 进化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工作进化没有像你想象的那样进行。这种误解始于查尔斯·达尔文1859年首次发表自然选择进化理论之前。达尔文认为所有现存的生物都有相同程度的进化,并且仍然受到自然选择的影响。因为进化

进化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工作

进化没有像你想象的那样进行。

你肯定已经看到了黑猩猩的照片,它们逐渐变直,通过各种原始人类进化到现代人类。是的,他们可能很幽默。但是这些关于进化的流行表述完全错了。

这种误解是1859年之前的遗留问题,那一年查尔斯·达尔文首次发表了他的自然选择进化科学理论。

在此之前,对世界组织方式的传统观点是通过“完美的进步”这一概念在拉丁语中的“存在的大柴恩”或“自然标量”的概念中是显而易见的:地球上的所有生物,无论是有生命的还是无生命的,都可以按照越来越大的完美尺度来组织,从底部的蘑菇,一直到龙虾和兔子,一直到顶部的人类。

然而,至少自达尔文以来,科学家们对世界的观念是通过转变来组织的——从无生命的分子到生命,从早期的有机体到不同种类的植物和动物,等等。地球上所有的生命都是逐渐转变的产物,这种转变使我们今天所知的生物体多样化并繁荣起来。

进化生物学家对两种转变特别感兴趣。从无生命到有生命的跳跃:生命的起源。还有猴子祖先的人类物种的出现。

代表人类出现的最流行的方式是线性的和进步的。你可能已经看到了图片、标志、政治和社会宣传,这些都是基于这种表现。

但是这些表述都没有抓住达尔文理论的动态。他在《物种起源》一书中包括的一幅图像是一幅树木图像,它的分枝象征着物种起源的方式——分裂。图像中没有绝对的时间尺度,这是一种承认,即渐进的变化是以基于世代长度的不同生物体的速率发生的。

根据达尔文的观点,所有现存的生物都是平等进化的,并且都仍然受到自然选择的影响。例如,海星和人都处于他们特定建筑规划发展的前沿。他们碰巧有一个共同的祖先,生活在大约5 . 8亿年前。

达尔文的理论没有预先假定进化的任何特殊方向。它假设逐渐变化和多样化。而且,由于进化至今仍在进行,所有现存的生物体都是同类中进化程度最高的。

大约2000年后,自然标量的概念在达尔文时代并没有消失。它实际上可能被像卡通这样意想不到的东西强化了。插图画家爱德华·林利·桑伯恩在1882年出版于潘趣出版社的《年鉴》上的非常受欢迎的进化论漫画《人不过是一条虫子》,结合了达尔文头脑中从未联系过的两个概念:渐进主义和线性。

考虑到几个世纪以来对“存在的巨大链条”的宗教信仰,线性的想法很容易推销。这个概念的标志性版本,当然是描绘了一个假想的猿到人的“进程”

对进化的线性描述可能会有意识地或无意识地证实对进化的错误先入之见,例如智能设计——生命背后有智能创造者的想法。历史学家可以努力解开这样一幅简单的漫画是如何扭曲达尔文的理论的。与此同时,科学作家和教育工作者面临着解释解释生命多样性的渐进分支过程的挑战。

与sambourne的描述相反,进化更好地被描述为一个产生生物种群不断分支和分化的过程。

你一定看过这样的照片:黑猩猩逐渐变直,经过各种原始人类,发展成为现代人类。是的,这些照片可能很幽默。但是这些对进化的普通描述是完全错误的。

这种误解始于查尔斯·达尔文1859年首次发表自然选择进化理论之前。

在此之前,人们传统上认为世界是通过“逐渐完善”来组织的。这一概念明确体现在“伟大的存在链”(Great great chain of being)的概念中,或拉丁文中“自然阶梯”(natural ladder)的概念中:不管有没有生命,地球上所有的存在都可以按照越来越高的完美程度来组织,比如底部的蘑菇,顶部的龙虾和兔子,顶部的人类。

然而,至少自达尔文以来,科学家们已经在过渡的基础上形成了他们对世界的看法——从无生命的分子到生命,从早期生物到不同种类的动植物,等等。地球上所有的生命都是逐渐转变的产物。它变得越来越多样化,最终产生了我们今天看到的繁荣的生物景象。

进化生物学家特别关注两个转变。从无生命到有生命的飞跃:生命的起源。猴子祖先也向人类物种转变。

关于人类的外貌,最常见的描述是线性的和渐进的。你可能已经看到了基于这种描述的图片、标志以及政治和社会宣传。

然而,这些描述并不理解达尔文理论的动态。在他的《物种起源》一书中,有一个树形图,其中树枝指的是物种分化的起源方式。这张地图没有明确的时间尺度,它承认不同的生物随着不同的世代有不同的逐渐变化。

达尔文认为所有现存的生物都有相同程度的进化,并且仍然受到自然选择的影响。例如,海星和人类在各自的发展计划中处于进化的前沿。他们碰巧有一个共同的祖先,生活在大约5.8亿年前。

达尔文的理论没有预先假定任何特定的进化方向。它假设逐渐变化和多样化。因为进化还在继续,所以所有的生物都是目前同类中进化最厉害的。

存在了近2000年的“自然阶梯”思想并没有在达尔文时代消失。事实上,它可能已经被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强化了,比如卡通。插画家爱德华·林利·桑伯恩在1882年的《潘趣周刊》上发表了他最喜欢的漫画《人不过是一条虫子》。这幅画结合了达尔文思想中从未联系过的两个概念——渐进主义和线性。

鉴于几个世纪以来对“伟大存在链”的宗教信仰,线性概念很容易被人们接受。当然,这个概念的标志性版本描述了从猿到人的所谓“渐进”过程。

对进化的线性描述可能有意无意地强化了对进化的错误先入为主的观念,例如智能设计理论,认为生命背后有一个智能创造者。历史学家可以致力于弄清楚这样一幅简单的漫画是如何扭曲达尔文的理论的。与此同时,科普作家和教育工作者面临的挑战是理解能够解释生命多样性的渐进分化过程。

与桑伯恩的画相反,进化应该被描述为一个使生物种群不断出现分枝和差异的过程。(由沙莉翻译自美国《大众科学》月刊网站9月4日的文章)

<